您好,欢迎来到陶瓷世界网!

栏目导航
客服热线:13078190089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文学艺术 > 陶瓷文化

“文学佛山,宝慧时光”第39期日前举办,曾星亮著作《陶界首脑》广获好评

更新时间  2020-11-18 11:25:02 陶瓷世界网 阅读

11月7日下午,“文学佛山,宝慧时光”第39期——曾星亮《陶界首脑——64位陶瓷人的思路历程》品鉴会在博德全球营销中心一楼剧场举行。


1月.jpg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佛山诗社驻社常务副社长、禅城区作协主席包悦,佛山科技学院教授、佛山岭南文学研究院专职副院长巫小黎,LA’BOBO陶瓷薄板董事长唐硕度、典美陶瓷董事总经理肖朝旭、佛山诗社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佛山市老干大学副教授邵鸣川,众陶联党支部书记、常务副总经理、禅城区作家副主席李重光,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禅城区作协主席团成员、广东宝慧律师事务所主任蔺存宝,《陶瓷资讯》总编辑喻镇荣以及来自佛山五区的作家、陶瓷行业媒体代表、企业代表共计50余人出席了本次品鉴会。与会代表围绕曾星亮的《陶界首脑——64位陶瓷人的思路历程》,全方位探讨报告文学如何兼顾纪实性与文学性学术问题。


2中国作家协会会员.jpg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佛山诗社驻社常务副社长、禅城区作协主席包悦作了讲话;作者曾星亮剖白《陶界首脑》创作背后故事;品鉴会现场安排了两场对话环节,分别是资深媒体人,搜狐家居营运负责人许俊与《陶瓷资讯》总编辑喻镇荣、作者曾星亮的深入访谈《如何写好人物专访》;第二场是品鉴会主持人、佛山市作协副主席、佛山作协文学院院长周崇贤与包悦、蔺存宝以及两位企业代表LA’BOBO陶瓷薄板董事长唐硕度、佛山典美陶瓷董事长肖朝旭现场进行《纪实类文学与企业家精神的碰撞》论坛。佛山科技学院教授、佛山岭南文学研究院专职副院长巫小黎对曾星亮的两部作品《陶界首脑》和《突围与转型》进行文学解读;9位读者分享了各自的阅读感受。


3主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jpg


▲主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青工作家协会主席、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文学院院长周崇贤


活动伊始,主持人周崇贤介绍,“文学佛山 宝慧时光”作为一档内涵丰富、格调高雅的高端读书活动,是禅城区作家协会和广东宝慧律师事务所共同推出的文学活动品牌,这一期已经累计举行了39期,短短两年的时间,已经推荐了众多禅城本土的作家、佛山的本土作家的优秀作品,深受广大文学爱好者欢迎,而文学进校园、进村居、进社区、进企业也是这个活动的特色之一。


4中国作协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佛山诗社驻社常务副社长、禅城区作协主席包悦致辞.jpg

▲中国作协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佛山诗社驻社常务副社长、禅城区作协主席包悦致辞


禅城区作协主席包悦在致辞中表示,“文学佛山 宝慧时光”本来一个纯粹的文学活动,以文会友。由于这次有了企业界的参与,让本次活动多了另外一层的分量。“文学佛山·宝慧时光”已经举办了三年了,今天是第39期,第40期将是进佛山大学。今年还有8期会在年前举办完了。


包主席表示,这三年一路走来,把作家协会的工作都装到一个菜园子里面,对作家协会品牌的打造是非常有作用的。同样的,广东宝慧律师事务所跟作协合作过程中,律师事务所的品牌也得到了迅速的提高,所以希望以后的文学活动能跟更多的企业一起合作,达到共赢。


6包主席认为.jpg


包主席认为:“今天我们品读《陶界首脑》是非常合时机,南庄是陶瓷的重镇,把文学植入陶瓷,或者把陶瓷植入文学,这种意义我觉得是非凡的。一直以来,中国作家协会给予广东作协的评价是:佛山有文学的高原,没有文学的高峰,是因为我们写作的人离生活稍微远了。今天我们作家能够这么近距离感受佛山陶瓷企业的精神,陶瓷人的精神,希望大家能够更加接地气地写书。当然也更希望,愿意把陶瓷人的‘精气神’传播出去的企业家们。”


曾星亮:领军人物的思想非常有张力


7《陶界首脑》作者曾星亮.jpg

▲《陶界首脑》作者曾星亮: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会员、佛山市禅城区陶瓷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博德公共关系知识产权部部长


随后,作者曾星亮剖白《陶界首脑》创作背后故事,他表示,《陶界首脑》是2013年出版,已经出版了6年,非常感谢作家协会的领导还记得这本书。而关于这本书的采写因由,曾星亮做了一个分享,当时他就职的《陶瓷视界》曾经策划一期专题“影响中国陶瓷行业100人”,从那开始,他就开始了这本书的采写。“每个老板经营一个企业,一个品牌,他一定有他自己的思想,特别是成功的企业,这些老板都是很厉害的。你在跟他交流的时候,怎么样去发现它背后的东西,把他的背后的散乱的东西写出来,是非常有张力的。”。


提到这本书的命名,曾星亮告诉大家,是因为他对《深圳特区报》他的老领导王月华出过一本书叫做《地产首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陶界首脑》2014年新书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曾星亮请了这位老领导过来,一起见证,并且互相赠书。


图片关键词

▲《陶界首脑》品鉴会现场


曾星亮还分享了两个关于《陶界首脑》采写过程中两个深刻小片段。


“我采访钻石陈雄飞的时候,当时因为佛山产业处于腾笼换鸟,陈雄飞刚刚在佛山新建了生产基地,政府强制要他们迁移出去了。陈雄飞的那种无助留下深刻印象。第二个是采访箭牌的谢岳荣,我现在还记得他说的一句话,我问他,‘你怎么看待财富?’,他说:‘你觉得自己的富有就富有,你觉得自己贫穷就贫穷。’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太好了,因为他说财富就是一种心态。


曾星亮喜欢传统文化,在编选64位人物的时候,他参考了《周易》里的64个卦,就是“64”这个数字,代表了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八卦相遇,于是天地交汇,天翻地覆,地天为泰,天地为否;否极泰来,以此类推,相遇相逢,八乘以八则六十四卦。所以他最后精心挑选了这64位代表了陶瓷行业,有陶瓷、卫浴、陶艺家、经销商,还有供应商以及协会领导跟政府官员。


图片关键词

▲《陶界首脑》品鉴会现场


“这本书我觉得最大的价值,不是我写得多好,而是这些人物的思想在这个行业非常稀缺,非常闪光。何新明的精于此道以此为生,叶荣恒的三高策略(品牌定位要高、产品定位要高、经营策略要高)、谢伟藩的前三甲理论,都是经营企业的核心思想。”“我希望读者能够在书里面找到一句话,或者一个人的思想,对他有产生某点启发,我觉得这就够了。”曾星亮如是说。


对话:如何写好人物专访


14对话主持人:许俊.jpg

▲对话现场:资深媒体人、搜狐副总经理许俊(左)曾星亮(中)陶瓷资讯总编辑喻镇荣(右)


许俊:作为陶瓷行业的资深媒体人,在做人物采访或者临时的活动采访的时候,你们有没有一些策略来更好引导被访者?


曾星亮:关键是你采访之前,你要对这个人进行深入了解,之前的媒体对他报道过什么,他周边的朋友对他的评价是怎么样的,提前把采访提纲充分准备好。比如说你采访一个老板,最起码要准备20个问题,或者30个问题,因为有些老板他很善于表达,你可能问他一个问题,他给你讲半天,但有些老板你问他一句话或者问他几句话,他就回答你一两个字,那就是有的人不善意表达,你必须要多做准备。


12喻镇荣(陶瓷资讯总编辑).jpg

▲喻镇荣(陶瓷资讯总编辑)


喻镇荣:我觉得想做好人物采访,首先你必须有一个行业的高度,对行业、整个社会的发展规律的认识高度,另外一个对被访者认识的高度,这样我们才能够更好把握采访对象的思想内容。这个得靠我们平时文化的素养培养。当你对整个行业、整个社会发展规律,都有了解,比如他在我们这个行业起到什么作用,我们才能把握被访者。


接着,我们要对被访者他的特性、经历、理念有所了解,他和其他老板有什么不同?他说他的竞争对手有什么不同。


然后,被访者有两种对象,一种对象他很善于表达,他还有思想,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能说很多,大量的语言素材得靠记者来处理。这位嘉宾采访的时候还没想到或者还没说出来,记者后期整理文章中,能把受访者的语言归纳出来,并且写了出来,这样的人物采访才是好的。


还有一种被访者,他什么都不会说,说得很少,一味地让你帮他写。曾经就有这么一个企业家,她不说什么,虽然每次我们的报社派过去的记者都很会写的人,搞得他们一头雾水,就没办法写出来。后来我就琢磨,给他写了一篇文章,我觉得我很满意,他们也满意,应该是说读者都很满意。为什么后面我能写好呢?因为我认识他20多年快30年了,他的平时一举一动、理念、所作所为,我就把他日常片段连贯起来了,其实这种情况是真的很难写。因为我们有时候没有时间去接触一个被访者的,一个专访可能只有10分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平时写好每一个片段。


14对话主持人:许俊.jpg

▲对话主持人:许俊(资深媒体人、搜狐副总经理)


许俊:我们在从业过程中采访了这么多嘉宾,有没有同一个嘉宾,你们会采访很多次?每次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曾星亮:有些老板我确实采访过他很多次,比如说东鹏的何老板,08年是第一次,后续也有采访他。包括我们博德的叶总,我也采访过他很多次,一次是在《陶瓷资讯》,一次是在《陶城报》,每一次采访你跟他们交流的时候,你都能学到不同的东西。


许俊:我还想说说这本书之外的一个故事,也是围绕着如何写好人物专访。在我从业的过程中,有一次我发现星亮写了一篇让我非常震撼的一篇文章,它不是写企业老板,也不是写企业高管,它是从一个侧面去写企业,写的是企业中的聋哑人,这文章内容大致是唯美集团公司有4个聋哑人,这4个聋哑人在唯美集团的生活的状态,从4个聋哑人的角度,写出对陶瓷行业的热爱,星亮从另一个角度把这件事情挖掘出来,当时我的印象特别深,我也是把星亮的这篇文章给搜狐内部所有的记者去深深拜读。这里我再问一问星亮,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去做这篇文章,以及做这篇文章背后,你有怎样的一个感受能跟大家说说?


曾星亮:当时我知道唯美有聋哑人员工的事情之后,就联系了唯美集团的朋友,说我们要来采访,看看聋哑人的工作状态是怎么的。在采访过程中,我觉得这些人在一个企业里面上班非常不容易,沟通交流是很大的障碍,后来我也去了他们住的宿舍,拍了几张照片,回来我就写,我觉得一个群体或者是几个人能够反映一个公司的理念与文化,唯美企业愿意包容残疾人群体,愿意把聋哑人当成是自己的员工。然后给他们关怀,这样的企业非常了不起。


许俊:一个行业的层面,媒体或者说行业写作的时候,我们善于从小的地方去发现大的闪光点,其实就是以小见大,这么一个方式。喻老师也有一本著作叫《古为今用论三国》,通过三国里面去看我们的行业,去看我们企业的运作,您给我们说说怎么从三国里面去写好行业的企业家行业的人?


喻镇荣:主要就是我比较熟悉三国,有时候遇到工作上的一些问题,我会做类似的对比,推理出一些前因后果,找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出来,就给我们企业提供一些借鉴。


许俊:我们发现书里记录了这64个人当时的许多宝贵的思想结晶,但是这种财富可能是在某个在行业的发展中,在那个时候是非常重要的点,但你站在当下再看回去,就发现他们的思想跟现在有一点不一样,或者说企业家的一些战略战术,放在当下来说已经发生了变化,我特别想问星亮,就是我们在写文的那一瞬间,你有没有去做一些预留的伏笔,去预测或者说断言?


曾星亮:没有,大家不知道是否还记得行业里面曾经有个企业,他们的老板非常有思想,而且企业的操作、运作也很超前,后来只是因为资金出了一点问题,企业没做成。有时候一些事情就是时也,命也,如果它的时机不对,或者它的运气稍微偏了一点,企业就可能倒闭,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他的思想是宝贵,尤其是他把一个团队打造得非常有朝气、活力,我觉得就非常成功。


许俊:你们现在想给年青一代的从业的写作者或者行业从业人员,从你们的角度来看,你有什么建议给到他们,我们应该怎么去做,才能够写好这个行业的每一个人?讲好每一个故事?


喻镇荣:我觉得实实在在的写就好,对我们写的东西不要去太多的溢美之语,对于被访者的人物形象不要非得搞得高大上,我认为找一个属于他专有的特点,其他的人没有写过的,就把这个东西分享出来,写出才是最真实的。


曾星亮:我的建议是第一,一定要做好准备工作,你要去确定你的目标,你要采访谁,然后你要不断去联络,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去约采访时间,要准备好采访提纲,前期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到位。第二,在采访的时候一定要懂得提问,中国有句话叫才察言观色,不要在老板很忙或者会客的时候,就直接抛问题给人家,他会觉得你莫名其妙。提问的时候,一定要把控好现场,不要受受访者的影响太大,有时候有些老板他是喜欢跟你绕圈子,跟你绕很多无关的话题。第三就是写作,我自己早些年写作最大的一个特点,今日事今日毕,但是现在很难做到的,如果上午采访了喻老师,今天晚上这个稿子已经出来了。当时在报社的时候最讲效率,把他的录音转成文字,接着要把他的文字形成自己的文字,最后要把控好自己的写作,这是最后一个要求。


对话:纪实类文学与企业家的精神碰撞


16对话现场.jpg

▲对话现场:佛山典美陶瓷董事长肖朝旭(左一),中国作协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佛山诗社驻社常务副社长、禅城区作协主席包悦(左二)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禅城区作协主席团成员,广东宝慧律师事务所主任蔺存宝(右二)LA’BOBO陶瓷薄板董事长唐硕度(右一)


周崇贤:请问两位企业家,如果你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你喜欢什么样的记者?


17主持人:周崇贤.jpg

▲主持人:周崇贤(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青工作家协会主席、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文学院院长)


唐硕度:因为我们面对被采访这个机会很少,但是我觉得就像跟喻老师、星亮聊天,我觉得还是蛮愉悦的,因为他们能够无形中能够把你带进他的话题,引导你说说自己的故事或者一些不同的思想,他们都会不同的方式指引出来,我觉得这样的话比较容易被带动。


18唐硕度(LA’BOBO陶瓷薄板董事长).jpg

▲唐硕度(LA’BOBO陶瓷薄板董事长)


肖朝旭:每次采访,我们都是处在比较被动的情况接受采访,前提我们也是受指引的,星亮也好,喻老师也好,申志也好,当时跟我们聊天的时候,他们都准备非常充分,他们想了解什么?他们都能引导我说出来,把自己的想法观点或者经历说出来就可以了,沟通起来比较方便。众所周知,曾星亮是陶瓷界的第一才子,刚才他说采访64位老板,可能实际采访的人数会更多,为什么他能够采访到?除了他自己坚持去约,用他表现出来的才气,能够让这些老板愿意去跟他交流。这些老板把自己的心路历程跟他去交流,是对他有认可的。


19肖朝旭(佛山典美陶瓷董事长).jpg

▲肖朝旭(佛山典美陶瓷董事长)


周崇贤:我记得是前几年,包主席曾经专门组织过文学作者去采访过企业家,那么我们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体会?有什么收获?以及未来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包悦:首先我们要清楚纪实文学、报告文学或者非虚构小说,散文,我们都是在谈文学。关于纪实文学,我在这方面也是有一定的经验。我组织大家下去进行大规模的采写的时候,首先是提纲梳理好,大家要去写什么,每个人有自己的提纲。


20包悦(中国作协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佛山.jpg

▲包悦(中国作协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佛山诗社驻社常务副社长、禅城区作协主席)


每一个都带着任务去写作,记住你下去采访是收集素材,有了素材之后你还得提升、提炼,并且不要离开你的写作提纲,当然不仅仅是围绕你的采访的提纲,采访过程中,好多能够展现他企业或者企业家个人魅力细节,你也要给他挖掘出来。


写纪实文学最主要是文学性,一旦缺少了文学性,那么我们在这里谈文学就好像意义就不大,尤其是跟陶瓷企业打交道的媒体,能把你采写的文章用文学的语言写出来,这样文章肯定就会不一样。


周崇贤:蔺存宝律师既是一位老板,也是一位作家,而且你写了很多作品,假如现在有一个新闻记者和一个作家采访你,你觉得在这两者之间如何取一个平衡?


蔺存宝:我会倾向于选择作家,为什么这样讲?现在都讲中国故事,那么各行各业都在讲佛山故事,我们也曾经策划过这个主题,能不能组织一些人专门来写律师,那种有深度的人物访谈,这种深度人物访谈让你读完之后过目不忘,跟软性文章不同,没有广告的性质。


21蔺存宝(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jpg

▲蔺存宝(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禅城区作协主席团成员,广东宝慧律师事务所主任)


每年我都会关注“中国年度人物”,感动中国“十大人物”,每一个人物的颁奖都有一个短视频,接着就是颁奖词,几分钟的短视频和颁奖词描写细腻,抓住这个人物的特点,让观众过目不忘。


曾星亮的这本书,他描写这些人物都能很好的抓住人物的特征,每一个写得不一样,就像书里写的一位女企业家梁慧枝,她怎么来帮扶他的兄弟姐妹们如何做企业,这样的角度又不一样了,所以我读完以后印象很深刻。这是值得学习的,我是更倾向于作家,倾向于走进他的内心,把他的人物特点写出来。


我看曾老师的采访地点很多都是在办公室、或者家里,我觉得采访的环境也很重要。如果能在采访环境中,再花点功夫,可能采访效果也会更好。


周崇贤:包主席,您能介绍一下佛山市作家协会中做纪实文学这一块,你比较欣赏的“精兵强将”或者您觉得做得好的一些作品。


包悦:我们佛山作协里,报告文学的水平,严格意义上说在全省是一般般的。虽然说全省的报告文学奖是落户在我们佛山南海。我们必须非常清楚,并不是说所有的任何奖项我们佛山都领过有了,好像我们的水平就上去了,不是那么回事。起码在我个人看来,还没有非常欣赏的作品或者作家。


那么报告文学的写作应该是怎么写?我也给星亮同志一个建议,希望他有更大的突破。审稿的时候,我感觉《陶界首脑》的文学性还是弱了一点。第二个就是写作技巧方面单一了点,包括写作的角度,我觉得星亮都是有待去进步。


写报告文学,首先是要找到必须要写的理由,燃发了这种必写的意念的时候,你就会做非常深入的了解,例如《陶界首脑》,不仅仅是写人物,还可以从中国陶瓷产业角度去出发,那么它出来的分量可能会更加不一样。报告文学的写作,不能太过于功利,不能急躁,报告文学是需要沉下去、潜进去,必须要有现场的获得感,就像你曾经在这里参与过一样,你只有熟悉这片生活,熟悉那片土地,你才可能写出好的作品。所以,目前佛山报告文学也要改进,不要功利,而是要真正的把你看到的东西跟我们的家国命运相连,把它写出来。


周崇贤:包主席说《陶界首脑》的文学性还要加强,宝哥有没有不一样的看法呢?


蔺存宝:这本书的文章是7年前写的,如果用7年前,包主席对文学作品的要求和衡量标准,报告文学的文学性可能他不这样说。当然这是7年之后在发展,文学也在进步,所以他用7年之后的标准来要求写在7年乃至10年前的作品肯定是有差距。


既然说到这里,我也提个反对意见,现在各类杂志上写一些人物的语言越来越细腻了,我要提一点的建议就是说在语言方面还可以更细腻。


另外一个,现在都是读图时代、视频时代,很多杂志甚至用跨版铺开了一个大图,也就是靠颜值。当然书没办法再放那么大,所以我觉得应该以时代的标准来看。就像我们看80后90后他们年轻作品的笔法就是不一样,也很感动,还有一些幽默式的网络式的语言,网络书里面有时候读起来也很轻松,也很有意思。


周崇贤:你们以企业家的眼光来看陶界首脑,你们如何评价这本书呢?


唐硕度:陶瓷行业起起落落30年,企业无论是成功还是不成功,陶瓷行业里面都是竞争非常激烈,因为它有时代的变革、技术的变革、市场的变革,因为陶瓷行业是一个重资产的行业,每个企业家能够发展起来他都不容易,每个企业家都有他的精神,都有他的智慧。


我拜读了好几篇,比如说读到博德的叶荣恒用哲学的精神去经营企业,一切要回到本质,一切回到事物的本质、管理的本质、人的本质、经营的本质,这对我们年轻一辈非常受教。金意陶的何乾,在转型从工厂到销售,可以从逆境中迸发出一个全新的时代,全新的自己,这些都是非常受鼓舞,都是蕴含着非常多的商业逻辑与哲学。

所以说这本书无一不透露每个企业家的精神,企业家的智慧,这本书给我们年轻一代的企业家确实非常多的启发。


肖朝旭: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讲《陶界首脑》这本书,因为当时在2013年-2014年的时候,我跟星亮刚好是同事,所以他出这本书的过程我还是参与了一部分。我们一起共事,在多次交流的时候,他跟我提出他有个梦想,就是想出这本书。


我认可星亮的初衷,在这个情况下,于是找了很多身边的兄弟朋友,共同把他的手稿的基础素材,请了喻老师,申志、刘小明参与帮忙看,大家都一致从行业的角度认为这本书的价值非常高,他们也是跟星亮说,你想出这么一本书的话,考虑的不是商业服务,而是为行业去做贡献。就是想给陶瓷行业这二三十年的发展史,留一段自己念想、记录。


于是,我决定愿意支持星亮去做这本书。为了出这本书,星亮把他之前的书稿重新整理,包括跑找书号出版社,为这本书的出版前前后后跑了半年,才有摆在各位面前的《陶界首脑》这本书,也是号称我们陶瓷界的一个教科书。


周崇贤:曾星亮用5年时间把陶瓷行业的几十年来风云人物的思想智慧梳理下来,保存起来,是它的珍贵之处。包主席和宝哥也提出了文学性这个问题,如果文学性稍微再加强一点,也许作品就能让两位企业家不仅仅领略到行业前辈传下来的这种精神财富,同时还能够打动读者的内心,这就是我们文学的力量,它就是不一样,它是柔软的,但是它是无所不能的。


请两位专家和两位企业家以简短的一两句话来总结你们对曾星亮的《陶界首脑》的一个小小的感言。


肖朝旭:不管是陶瓷行业从业人员,还是未来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陶界首脑》是一个引路、科普的教科书,值得大家去学习,或者说书里的人物都值得大家去参考去学习、观看。


包悦:《陶界首脑》,是佛山作家的骄傲。


蔺存宝:你什么时候写第二部,提前我们商量一下,看怎么样把书出来,既能当教材又能赚到钱?


唐硕度:希望星亮再接再厉,给行业更多的思想以及指引。


专家解读:文学性是他的短板也是长处


巫小黎教授对《陶界首脑》进行深入解读,他认为,《陶界首脑》与《突围与转型》不是文学性不够,是因为文学性太浓了。因为陶瓷、企业、实业,它是硬碰硬的,是实打实的,是要干出来的。文学,它是会富有想象性的,会充满着憧憬和浪漫的想象。这种想象同样也是你干的动力,前进的一个方向,一个目标。


22佛山科技学院教授、佛山岭南文学研究院专职副院长巫小黎对《陶界首脑》《突围与转型》点评.jpg

▲佛山科技学院教授、佛山岭南文学研究院专职副院长巫小黎对《陶界首脑》《突围与转型》点评


不管是《陶界首脑》还是刚出来的《突围与转型》,它就是一个佛山陶瓷产业的宏观的,概览性的介绍,是一个陶瓷产业的画廊、长卷,64个陶界人物,包括了像何新明,办产业,做砖的、做卫浴的、做洁具的,做陶瓷地砖墙砖的;像梅文鼎、黄松坚,做陶艺的艺术家,陶瓷雕塑家;还有像科达机电做陶瓷机械设备的……《陶界首脑》关照面是很宏观的,基本上把与佛山有关的陶瓷行业里的人物都囊括在里面了,这是很可喜,我对星亮的是一种敬意!他一个人在这个行业里面颠簸奔跑,跑了那么多路,找了那么多人做访谈,把陶瓷行业差不多一网打尽了。现在行业内有一些人可能转型了,也有新生的像雨后春笋就冒出来了,星亮也可以再写《陶界首脑》续集,企业、行业的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这就是我的感受和体会。


还有一个,就是《突围与转型》这本书,这本书的写作风格已经发生了大的变化,比如他讲到企业家要善于读书,星亮作为一个陶瓷行业里的年轻人,他既然是这样的坦坦荡荡,类似于童言无忌地公开说,老板要善于读书,等于说是对老板的一种教诲了,这种勇气,我很佩服。


还有比如他写到一个企业家,到底是领导还是领袖?特别是我们企业是民营企业的时候,一个企业的领导,他能不能成为一个领袖,不是靠官方政府来认定的,也不是依赖官方的政治行政权威来给他支撑,而是靠你自己的人格魅力。这是我看完文章之后对“领袖”的一个理解。


再比如说实际上《突围与转型》这本书里面还讲到,第一个企业家他还要善于演讲,我们企业的领导、领袖,他要有这种演讲的能力,就改变了过去靠“酒香”本身去吸引人,而要靠自己的人格魅力,靠自己的思想,靠个人的精神面貌,把志同道合的人吸收到自己的团队里面,这样企业就会有生气,企业就会有前途。


这两本书都写得非常好。我也给他一些建议,很多企业家都有他柔情的一面。比如说企业家他做了很多慈善,像何新明,叶德林,他们给学校、医院、给村居委会捐了很多公共设施,或者设立了奖学金,或者他们的日常生活,让他们更加贴近我们的生活,展现出企业家另外的人生风貌,也可以写一写。


精彩分享:见证陶界首脑的背后


资深媒体人、行业媒体总编辑申志,《佛山文艺》杂志社副编审、佛山诗社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佛山市老干大学副教授邵鸣川,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南庄文学会会长张晓雷,众陶联党支部书记、常务副总经理、禅城区作协副主席李重光,佛山市三水荷花艺术馆馆长朱娇,广东散文诗学会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高明区作家协会主席冯雪颜,佛山市心理辅导协会副秘书长崔淳茵,佛山作协副秘书长来去、佛山市禅城区作协副主席段园晖分别对《陶界首脑》分享了阅读体会。


23资深媒体人、行业媒体总编辑申志.jpg

▲资深媒体人、行业媒体总编辑申志


申志:咱俩都是三流作家,一流记者


我作为作家队伍的一员,也是行业媒体从业人员,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我们的采访不深入、不仔细。曾经有一年行业内举行了征文活动,某个领导的文章获奖了,出于对同行的一种尊重,我专门把这个稿子看了一下,我就觉得不行,文章完全是若干年前素材拼凑起来的,完全没有做任何新的采访,而且跟这个人当下的状态完全不吻合,这就是我们作家想进陶瓷行业做得很不成功的一次作品。


《陶界首脑》的价值所在,是星亮做了很认真工作的,所以这本书成为行业教科书。反过来,我们作为陶瓷行业从业者,我们也有问题,如果说我跟老曾是作家队伍里的三流作家,在陶瓷行业里,可算是第一梯度的记者,一流记者对应三流作家,这个差距也许就是这么大。我们不管写通讯还是报告文学,最大的问题还是我们的文学性不够,或者说是语言不够细腻,组织架构不严谨。这些问题,老曾存在,我自己也存在。所以今天我就自己做了个主,画了这么一条线给咱们,咱俩都是三流作家一流记者,作为一个行业从业者,我们要好好向优秀作家学习,争取写更多更深入的高质量的稿件。


24《佛山文艺》杂志社副编审、佛山诗社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佛山市老干大学副教授邵鸣川.jpg

▲《佛山文艺》杂志社副编审、佛山诗社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佛山市老干大学副教授邵鸣川


邵鸣川:文艺界与企业界可以有更多的交流


第一点,我是很佩服曾星亮的。在80年代末,因为我也是写过几个报告文学,那时候我也是亲自到企业里面去住下来,不但是采访了企业家,也是采访了企业里面的其他的人,而且认真思考过之后,经过一段时间才把文章写出来的。曾星亮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采访了64位陶业首脑,并且把他们的思想这么快的写出来,形成这么有分量和质量的书,真的很难能可贵。至于大家说文学性的问题,都是加工时间上的另当别论。


第二点,我是《佛山文艺》杂志社退休的,在80年代末90年代的时候,《佛山文艺》跟佛陶集团都建立了很好的关系,我们经常联合举办征文,或者举行一两次的全国性作家或者是评论家的会议。让这些作家精英到佛陶集团采访,让作家把佛陶集团的经营思路向全国传播开来。文化单位可以多跟企业界进行交流活动,就像这次品鉴会一样,我们的作家也可以好好的关心企业界的现状。


25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南庄文学会会长张晓雷.jpg

▲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南庄文学会会长张晓雷


张晓雷:从这本书我看到勇气、定力、智慧


我拿到那个书之后,脑子里就迅速出现了三个关键词,勇气、定力、智慧。因为我是寓言作家,寓言作家有个好处就是,无论你怎么写,都不会有人找你麻烦。但是曾星亮写的64个人,把别人写的太好了,人家就说你在拍马屁。如果写的不好,这64位老板,一个人砸你一次砖,这样就完蛋了。所以写人需要勇气。第二个就是写作定力,这么厚的一本书,让我去抄,都要抄很久。还要采访、写稿、修改。这是多考验一个人的定力,我佩服星亮的写作定力。第三个勇气,写64个人,肯定不能千篇一律,而且不能类同。一个人充满勇气去做,也有定力沉下去做,而且他非常有智慧地去做,无论做什么行业,肯定都能做得非常好,非常出彩。


26众陶联党支部书记、常务副总经理、禅城区作协副主席李重光.jpg

▲众陶联党支部书记、常务副总经理、禅城区作协副主席李重光


李重光:真诚,像星星一样照亮我们前进的路


我曾经是个记者,自认为也算是比较优秀的一个记者,采访到深夜3:00,写到凌晨7点多回去交了稿以后,想回去休息,师傅说晚上早点休息,白天又干了。在那种状态下面,我跟星亮这64篇稿写出来的状态是一样的,我从他字里行间,我能看出我过往的坎坷、辛酸和付出,非常感慨。今天我想讲一个字叫“真”,不仅仅是真诚,真诚的基础是真实的。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星亮和他们一批小伙伴在兴邦的时候,他们的一个做法很怪。因为那个时候我是在企业,经常搞完活动都会处理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就是给媒体派车马费,而星亮他们却总是把车马费退回来。这钱他不收我也不能收,我也只能厚着脸皮回到财务。星亮他们较真,我也较真,这个细节星亮可能忘了,但是我对你这件事,我一直记得,就是一个“真”字。我在《陶界首脑》看到有关我师父张永农的文章,原来把我当年怎么来陶城报的,为什么留在陶城报,不去美的的原因也写了出来。


我跟美的的何享健聊完天,他用一句广东话说一句“兄弟,明天来上班”,我当时很震惊,我一个乡下的孩子,一个400亿的董事长,当时美的值400个亿,聊了20分钟,他就交代人事部经理,说“你盯紧,这个就是我要找的人。”后来我发现何享健欣赏我的是“真”,跟我欣赏星亮的“真”也是一回事。有一次我跟星亮聊一个家常事,聊怎么出来干活,也聊到当年张永农师傅1998年就要退休了,还有一年。算了,去美的集团的机会我放弃了,帮师傅做完一年,我再走。没想到星亮把当年的这个细节写下来了,当年应该他也是征求我,落实过细节,只是我自己以前没看,我今天看看文章有这个细节。这种求真精神,实际上就是文学的作品能够感动读者,并且是文学作品存在的一个很重要的目标。


这本书虽然6年前出版的,但是到了今天还是新的。好的东西它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真实。我也是希望我们佛山作家,像《佛山文艺》邵鸣川老大姐一样的真挚,以前我在《陶城报》也经常跟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求真”的追求,也曾经创造过一些小小的辉煌。


未来社会发越来越发达了,物质越来越丰富,日子还在继续,太阳还要升起,真正生活和真正意义还要靠我们一起去找寻。我们的读者,等着我们用真正的文字去挖掘真正的生活。我们作家肩上的责任,还是任重而道远。希望我们大家向星亮一样,哪怕是一个文字,让他发挥出他真实的力量,像星星一样照亮我们前行的路。


27佛山市三水荷花艺术馆馆长朱娇.jpg

▲佛山市三水荷花艺术馆馆长朱娇


朱娇:品鉴会非常充实


今天品鉴会感觉非常的充实,学习到了很多,也希望能够有机会可以跟各位老师学习到更多,也希望自己在写作方面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提高,谢谢各位老师。


28佛山市心理辅导协会副秘书长崔淳茵.jpg

▲佛山市心理辅导协会副秘书长崔淳茵


崔淳茵:好的作品既是真实的,也是纪实的


这本书的话里面有一些人物,我在生活中也有接触到的,比如李志林或者是丁卫,平常在跟他们接触的过程中也听到他们的创业史,这本书把他们写得非常的真实,好的作品它既是真实的也是纪实的。


29明区作家协会主席冯雪颜.jpg

▲广东散文诗学会会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高明区作家协会主席冯雪颜


冯雪颜:都能抓住人物各自特点


我是在医院工作,在工作中也有跟陶瓷行业结下了缘,也在工作中为他们解决了很多可以解决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劳资关系,很多企业的老板对我们的服务还是比较认可的。


通过协会的搭建的平台,认识了很多陶瓷企业里文学爱好者。我写的是诗歌和散文,在学习的过程之中,有时候我也会写公文,写一些跟报道相关的材料,首先我非常佩服曾星亮的敬业和务实。因为采访人物的过程我也是深有体会,去采访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的邀约对方,对方也不一定会答应,第二是他的多角度,因为每一个企业特别是成功人士,他都有各自的光辉点和亮点,这本书都能抓住人物各自特点,突出了每个人物的亮点,也突出了他们在这个行业里面之所以成功的特征。


30佛山作协副秘书长来去.jpg

▲佛山作协副秘书长来去


来去:志,一样可以充满文学性

对陶瓷行业我不熟悉,《陶界首脑》有一点“志”的关系,大概把2013年-2017年这几年时间,记录了陶瓷行业的64位精英的思想轨迹的书。


我不知道星亮编写这本书的时候,有没有梳理过这些精英的原话,或者去掉一些他们谈话中有可能不太适宜的内容。如果去掉的话,我觉得是有点可惜的。因为“志”的中心是不管他是积极的或者是消极都完整保留,保留更多真实的,这就是“志”的本质。


第二个关于编书的问题,如果能在某个环节某个具体的里面突出跟文字相对应的图片,这本书阅读性可能会很强,信息量就会大,比如说写张永农的那一篇,张永农曾经带着几个技术员到外省去做了调研,调研烟囱冒黑烟的问题,在这里放一张调研时的照片,这篇文章的表现力就会强很多。


第三个,关于这本书的文学性的问题,文学性是特别有感情的东西。报告文学,是一个很直观的严肃的文体,当我们带有感情内容在里面的话,这本书的可读性更强了。比如女企业家梁慧枝的弟弟、妹妹就只说了一句话,如果把这两句话,扩展出来,这篇文章就有血肉,可读性就更强了,更容易打动人心的,然后再把梁慧枝的这种家国情怀注入到企业里面去,这样的企业的活力很高。


31佛山市禅城区作协副主席段园晖.jpg

▲佛山市第一医院医生佛山市禅城区作协副主席段园晖


段园晖:这是一部非常有价值的描写陶瓷行业生态的书

这本书我看了之后,我有三句话加一个建议,第一句话,这本书的文学性够了。这本书其实是通讯、采访作品,是一个关于对陶瓷界64位人物的心路历程的记录。正因为如此,我觉得这本书的文学性够了,而且甚至还多了一点,因为采访主要强调的是一个真实性,客观性。假如过分地渲染它,去夸张它,去想象它,反而是让它的价值打折扣。


第二句话,《陶界首脑》这本书,是一部非常有价值的书。说实话,我来佛山也这么多年了,我是在医院单位工作的,第一次见到这么一部这么完整写陶瓷界人物的书,而且文章都是深入人物内心人生奋斗追求历程的。这是一个从记者的角度心灵对话式的书,并且把整个陶瓷界生态写出来了,这是非常有价值的。


第三句话,曾星亮还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人,对陶瓷有情怀,对事业有情怀,他现在还留在陶瓷界追逐自己的梦想,这本书整整出版了7年了。但现在看上去仍然很有新鲜感,这个品鉴会,我也觉得非常值得的。


一个小小的建议是,今天我们把《陶界首脑》作为作家协会的一个成果来品鉴,这个非常好。从文学作品的角度来说,《陶界首脑》它是一个文学作品的富矿,它反映了一个陶瓷界奋斗的生态。我的建议是,星亮想要把它变成文学作品的话,你可以从一个记者的角度,7年前陶瓷界是怎么样,经过多年的奋斗,现在又是怎么样,把陶瓷界的生态写出来,仿佛是一个旅行者坐着列车走进一片原始森林,大家都在奋斗。有成功的、有失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程。只需要通过一个线索塑造记者这个的形象,这样写出来的书,会非常有价值。


32最后.jpg


最后,曾星亮《陶界首脑——64位陶瓷人的思路历程》品鉴会圆满结束,品鉴会总结,《陶界首脑》是一本对于陶瓷界来说,非常难得的书,如果能在文学性上加强,将是一座富矿。


陶瓷世界报道(陶瓷世界/陶瓷世界网,提供专业的陶瓷新闻,陶瓷行业信息,陶瓷资讯,陶卫资讯,世界陶瓷事件,专业提供陶瓷卫浴产品,陶瓷卫浴品牌,陶瓷设计推荐品牌,陶卫精品推荐等。)

版权所有(C) 2018 陶瓷世界网 备案号:粤ICP备15117242号 技术支持:希立科技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0 www.metinfo.cn

在线客服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