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陶瓷世界网!

栏目导航
客服热线:13078190089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文坛动态

中国当代诗歌选本--伊甸诗歌

更新时间  2018-07-31 16:08:50 陶瓷世界网 阅读

55.jpg

伊甸,1953年出生。祖父姓朱,父亲姓曹,女儿姓伊。祖父出生在浙江黄岩,父亲出生在杭州,伊甸出生在海宁,却在桐乡农村长大。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在教书,曾被学生推选为“心目中的好老师”。现已从嘉兴学院退休。

自然之歌(组诗)

伊甸

西湖之歌

它过于平静,平静得

仿佛一个老人看透了世道——

残杀和拯救,背叛和侠义……

比所有的山峰更沉重的恨

比太阳铺天盖地的光芒更强烈的爱

一棵又一棵树的疼痛

一朵又一朵花的绝望……

既然整个西湖就是人类的一滴泪

谁配在西湖边忧伤?

谁配醮着西湖水

在大地上写下自己俗不可耐的名字?

太多的灵魂挤满了湖上和湖底的天空

它们喊着,唱着,笑着,叹息着

更多的是哭着,呻吟着

无数墓碑在山坡上像野牛一样狂奔

有的被撞碎在地上

成为卑微的石子和尘土

有的在黑夜里腾飞而上

化作一道眩目的闪电

天依然是天,湖水依然是湖水

那些渴望永生的

却比风更快地消逝

它如此平静,平静得

像另一个世界里的西湖

它真实得太不真实,它一脸无辜

它指着比雨水还要密集的悲剧说

那是天上掉下来的

它的使命是承接、珍藏,把它们改编成

越剧、诗词或者二胡苍凉的乐曲

消逝是一种美,正如灵隐寺的钟声

或者从北高峰坠落的太阳

它们会使多少颗心在一阵剧烈的震颤之后

化作静穆的湖水

早晨之歌

早晨是胆怯的,它蹑手蹑脚走来时

不想惊动任何人

是寂静惊动了飞鸟,惊动了流水,惊动了

一些善,一些恶

在早晨的谦卑和温柔面前

黑夜羞愧地捂着脸

它使劲地钻进石缝、泥缝、墙缝

以及一些骨头和器官的缝隙

早晨像一个发育中的少女渐渐丰满起来

树木合唱赞美诗,世界是一个

巨大的教堂

钟声总是像幸福一样迟缓

爱情的马车上空无一人

一些梦钻在树丛里叽叽喳喳地争辩

听不出谁占了上风

早班火车还有一分钟就要驶离车站

一个人紧紧捏着青春这张车票

在衰老中狂奔

光线像不加节制的母爱一样泛滥起来

大地在一瞬间为自己制造了无数皱纹

有一些出发就是到达

另一些出发永远没有到达

哦,监狱中的早晨迅速转为黄昏

一个在五十岁学会离经叛道的女人

把早晨缝进伤口就扬长而去

她身后的影子如洪水一般

淹没了所有战战兢兢和唯唯诺诺

钱塘江之歌

一头豹子的化身。它斑斓的身影

在水中时隐时现

谁曾用樯桅去捅苍穹的威严?

一只跃入江底的锚

把巨石砸出血来

我的手臂面临最后的抉择

——竖起为江心岛上的一棵树

还是卧成一根随波逐流的木头?

我的血液是波涛中一颗可有可无的水珠

我的骨头是岸边一粒卑微的卵石

月亮和太阳不动声色

它们从不拯救,也不落井下石

两岸的山峦俯下身子

而鱼和船,以及各种形状的鬼魂

永远爬不上它们巍峨的脊背

鸬鹚的胜利者的得意一闪而过

白鹭、灰鸥、乌鸦、红嘴鸭拼命抢夺着天空

这一个瞬间夺取,下一个瞬间

被命运无情地扔进水里

那在浪尖上逞强的勇士

突然化作一阵风

吹走了岸上观潮人头顶的帽子

大地身不由己地骑在豹子身上

大海,是它的另一颗心脏

富春江之歌

一条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它在摆脱大地的惶恐和孤寂之后

与人类的梦想结盟

但谁是可靠的?从码头上走下来的岁月

总是用雾、黑夜和硝烟蒙着头颅

黄公望的画笔在江面上一点

江底的天空就开始变幻莫测

郁达夫踏波涛而来。而波涛

跃上他的头顶。你们所说的船

在哪一片光芒里闪现?

一条鱼正从漩涡里飞起,洪水

把岸边的青草洗得像谜语一样神秘

树木在为谁祈祷?江水中人群的脸

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

一条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桐洲岛之歌

四面都是江水,如何安顿

一个少年的野心,一个寡妇的情欲

一杯酒的孤独,以及一滴血的

尊严?

船是一种命运,漂浮在江水中的头巾

沉入江底的刀剑、玉镯

是另一种命运

一棵被掏光内脏的老樟树

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江水代它发出嚎叫、哭泣和呻吟

三头黄牛在树荫下慢悠悠咀嚼着

正午的宁静。它们一脸不屑地瞥了一眼

一条蛇的贪婪,一只胡蜂的得意洋洋

几只苍蝇和几粒蚂蚁的惶恐

一大片枫杨树旁若无人地绿着

旁若无人地结着果实。到冬天

它们旁若无人地甩掉所有的赞美和怜悯

善与恶,福与祸,生与死……

是人们在江边随手扔出的瓦片

星星之歌

如果我说:你是天空的一粒灰尘

你以什么来反驳?你能马上奔赴地球

让我亲眼见识你的庞大和沉重吗?

如果我说:你的光不如小小的烛火

你会不会伤心,从天空掉下几滴泪水?

你拼命地缩小又缩小

你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让我们看不见你

你总是在颤抖,颤抖,颤抖

仿佛做了多大的错事

战战兢兢地乞求着宽恕

你离我们如此遥远,是不想沾惹

人间的是是非非吗?

你如此平静,从来不辩驳

不倾诉,不呻吟,不叹息,不呼喊,不诅咒

不歌唱……

我们抬起头来才能看见你

在短促的一瞥中,我们对你有太多的误会

我们必须像凝视情人一样

久久地盯着你,你梦幻般的光芒

才能像闪电一样击中我们

青草之歌

青草,这些泥土的情人们

不懂得嫉妒、谄媚和陷害

不是风调戏着青草,而是青草

教训着风,没有一棵草会跟着风走

它们掂得出谁轻谁重,它们看得见

谁体内藏满珍宝,谁腹中空空荡荡

不像人,它们把自己交给轻浮的烟云

轻飘的雾,轻浅的池塘,轻薄的诺言

青草忍受着人和兽的践踏,它们

默默无言,只以局部的荒芜发出警告

在没有残杀和侮辱的地方,它们是交响乐

是芭蕾舞,是呐喊,是销魂荡魄的的爱情

它们有时会从石缝中伸出孤独的

伤痕累累的手臂,从水中昂起不屈的头颅

在需要的时候,它们必定从历史和思想的沙漠中挺身而出

成为诗歌,传奇,以及我们身体中的血液

雨水之歌

天堂用它的血液涂抹大地,正如人类

用血液涂抹历史

我们看见无数裂开的伤口

我们的神经和骨头像地震中的树木

颤栗,摇摆,倒卧……

雨撕裂黑夜,也撕裂白昼

撕裂轻浮的快乐,也撕裂沉重的忧郁

它把人世间的一切弄得面目全非

在我们恐惧时,它是让我们加倍恐惧的

蛇蝎、子弹、谣言、恐吓信……

雨穿透屋顶击中了爱情和梦幻

它把书橱和电视机砸得啪啪作响

一首诗来不及看清它的面貌

就被它压得稀烂。灯在对光的遗忘中

拥抱雨带来的阴暗和诡秘

雨并不永远是雨。一转身

它就变成河流、树叶、泥泞、洪水、泪滴

音乐、噪声、寂寞、悲剧、喜剧……

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是另一场雨

它开始用疼痛和饥饿敲响一扇厚重的铁门

落叶之歌

如果只有孤独的一片,我们吃惊

疑惑,像看见一个诗人自杀

兔死狐悲,长吁短叹

其实它在空中飘落的过程既像炫耀

又像撒娇。它以舞者的轻盈拥抱大地时

我们想象中的悲剧

以喜剧的形式调侃了我们

如果七八片十来片互相追逐、嬉闹

像玩一个有趣的游戏

——这群天真可爱的孩子!

话未出口,你突然发现了它们之间的

嫉妒、怨恨、争斗……

破碎的破碎,昏迷的昏迷

有的跌入水沟,有的坠入深渊

最幸运的,结局是慢慢地腐烂

如果成千上万片笑着哭着喊着从空中扑下来

我们不知道这是闹剧,还是史诗

万物都是看客:石头冷冷一瞥

河水避之唯恐不及,青草恐慌

树林外的花朵幸灾乐祸

鸟儿顾自去天空飞翔,不肯留下一句叮咛

我们……我们……站在林子边缘

想象自己就是落叶中的一片  

暮春之歌

春天有点累了,它把花一朵朵摘下来

去贿赂泥土、河流以及死亡

风消失了攻击和抚慰的力量

它假装慈爱地摸摸树木和旗帜的头颅

得到的只有嘘声一片

情人们从风景里疾速撤回

肉欲成为他们唯一的宗教和道德

蛇和青蛙的战争拉开了序幕

这时的枫树是绿的,它绿得有点

羞愧和恐慌。这时的银杏树也是绿的

它绿得有点做作和神经质

这不是一个可以任性地红

或者任性地黄的季节

连天空注视人类的目光都有点发绿

太阳这头不合群的怪兽

只好躲在乌云背后咀嚼孤独和冷漠

火焰之歌

第一缕火焰应该是雷电点燃

然后石头开始模仿。洞穴中的人类祖先

把一声声惊叫改变成歌词

火焰的舞蹈和合唱渐渐进入高潮

黑夜说:它学会了恐惧和撤退

寒冷说:它学会了忍受和躲闪

饥饿说:它差点向人类举起白旗

每一堆篝火都有巨大的翅膀

它们让大地起飞

让各种惊心动魄的故事

得意地跃上天庭

灶膛的火焰把一张张丑陋的脸

改造成天使

火炬把沦陷于罪恶的道路拯救出来时

所有的脚印都像恒星一样

闪耀圣洁的光芒

火焰!它的心脏一直在猛烈地跳动

这头世界上最伟大的野兽

它将以怎样的姿势和人类并辔前行?

我的火焰呢?我的火焰!

我的身体里无数的冰在嗥叫 

油菜花之歌

那耀眼的,必然会黯淡

那在灵魂里搅动炎阳、沙漠、金子、寺庙的色彩

那比血液还要热烈和脆弱的色彩

那在快乐和悲哀,爱和恨之中穿梭的色彩

那最后把我们包裹和掩埋的色彩


版权所有(C) 2018 陶瓷世界网 备案号:粤ICP备15117242号 技术支持:希立科技

在线客服
扫码关注